首页 >西餐

媒体调查市场土鸡蛋多来自鸡场商家卖包装牟一

2019-02-09 19:25:59 | 来源: 西餐

媒体调查市场土鸡蛋多来自鸡场 商家卖包装牟利_好好生活_好豆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在上天自会还给你吃的方面更加注重营养和健康,尤其是来自农家的鸡蛋,更是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土鸡蛋、柴鸡蛋、笨鸡蛋、绿色鸡蛋、无公害鸡蛋、山鸡蛋……在各大商场、超市和集贸市场,鸡蛋的品种可谓琳琅满目。这些贴“纯天然、无公害”商标的鸡蛋比一般鸡蛋的价格贵出许多。   这些鸡蛋真的是纯天然吗?近日,中国青年报对一些鸡蛋市场进行调查后发现,这些所谓的土鸡蛋大多来自养鸡场,只是贴上一个绿色标签而已。真正农家散养的土鸡蛋因为养殖分散、量小而无法形成集中供应,注册品牌也很困难,所以很难进入市场。

市场上的笨鸡蛋卖的都是包装

“每天一枚笨鸡蛋,强身美容除病患”。这是一条醒目的广告口号,就打在一个鸡蛋外包装箱上。

笨鸡蛋,也叫柴鸡蛋、土鸡蛋、草鸡蛋,多指农家散养在山坡或树林里,自由自在刨土觅食,在自然环境下产的蛋。因为这些鸡平时不吃合成饲料,而是吃米、菜、地表昆虫等,所以它们的食料里不会有很多专用鸡饲料所添加的配料,如石粉、激素等。基于以上原因,其蛋清透亮,营养价值颇高,更加受到人们的欢迎。

山东济南市民朱先生买回了一箱笨鸡蛋和一箱草鸡蛋,拿到家里打开一看,都是粉色的鸡蛋。“除了个头比普通的鸡蛋小一些,别的也没有什么区别。”朱先生说。

他仔细观察两箱鸡蛋的产地,笨鸡蛋的产地是山东聊城,草鸡蛋的产地是山东临沂。他再次回到超市,一一打开各种笨鸡蛋的包装,除了包装不一样之外,几乎所有的品牌都是由一种鸡蛋包装而成,那就是粉蛋。

“所有的笨鸡蛋都是由粉蛋包装来的。”严同(化名)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严同是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众多的鸡蛋批发商之一,在他看来,市场上的笨鸡蛋卖的都是包装。

严同解释说,所谓粉因为人生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自我创造的过程蛋,就是颜色呈粉色的鸡蛋。一般情况下,鸡在饲养的过程中,头两个月下的蛋,由于个头小,和真正的笨鸡蛋比较相似。

严同向透露说,市场上每个粉蛋的价格不到4毛钱。经过包装之后,每个鸡蛋的价格增至7毛钱左右。在他的包装当中,有60枚装的透明塑料手提包装和80枚装的盒装,还包括40枚装的精品包装。

以60枚装的透明包装为例,进入超市的价格是55元每提。“进入超市后,每个鸡蛋在9毛钱以上,也就是说,经过包装,每个鸡蛋增值1倍以上。”严同说。

严同认为,打着笨鸡蛋、柴鸡蛋的旗号出售的,大多卖的都是包装。

实际上,在严同批发的鸡蛋品种当中,还有白皮蛋、红皮蛋,这两种通常被称为商品蛋。这两种鸡蛋在中国青年报采访当天,每斤的售价是3.2元。严同说,商品蛋之所以卖不上价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像样的包装。

严同透露,由于各地的消费习惯不同,并非所有的笨鸡蛋都是由粉蛋代替。“也有用白皮鸡蛋代替的,青岛就是。”严同说。

“真正的笨鸡蛋,我一个都没有”

在茌平市场,比较畅销的笨鸡蛋品牌是“田老太”笨鸡蛋系列。公开资料显示,聊城市田老太食品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于著名的“江北水往日的情景就像影片一样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城”聊城。

广告材料显示,这里是黄河和京杭运河流经之地,水资源丰富,有江北最大的淡水湖。独特的地理资源使聊城成为中国最好的天然畜牧业养殖基地之一。

以地区代理商的身份找到了位于聊城振兴路西首田老太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田国雷。

走进一个两层小楼的小院,一层的一个房间里,光线稍微有些暗淡,一位年轻妇女正在包装粉蛋。院子里堆放着高高的纸箱子,纸箱子上印着“精选土鸡蛋”的字样。“田老太”笨鸡蛋都是来自这个小院。

“我是聊城市盒装鸡蛋的领头人。”田国雷说。他自称,“田老太”是聊城市著名品牌,鸡蛋类产品市场占有率超过50%,并加工包装各种土特产。

在交谈中,田国雷透露,他的笨鸡蛋也是包装而来的。

“田老太”公司对外宣称,有自己的养殖基地。对此,田国雷哈哈大笑。“我哪有地方养鸡啊,你看我这个院子”,田国雷说,“还有人找我推销鸡苗呢。”田国雷指着外面的院子和两层高的楼房说:“我是靠鸡蛋发家的。”

田国雷说,上个世纪,他还是聊城市泰山手表厂的一名销售员,脑子灵活,后来开起了手表店,受国内外大品牌手表的冲击,手表厂的销售不是很景气,直至破产。

随着手表厂的破产,田国雷开始了新的谋生之路,1997年左右开始做鸡蛋生意。为让鸡蛋卖高价,田国雷没少动脑筋。最初,田国雷在鸡蛋上贴标签,上面打印着“土鸡蛋”的字样。“做土鸡蛋不敢说是在全国,在山东,最起码在聊城,我是第一个。”田国雷向炫耀起了他的生意经。

田国雷记得,当他把鸡蛋贴上标签的时候,公安局一次性要了数百斤;当他把鸡蛋装进盒子里的时候,聊城市政府招待所一次要了300盒。“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田国雷说,“刚开始干的那年中秋节,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赚了1万多元,就感觉钱跟拣的一样,容易挣。”

从那时开始,田国雷就认为,鸡蛋包装起来价格才能卖高。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他还专门给他的“鸡蛋”起了一个名字,奥赛。“就是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吃了我的鸡蛋就能得冠军。”田国雷戏称。

2011年后,田国雷的“田老太”牌的鸡蛋销量是1.5万箱。“平均每7个聊城人就吃我一个鸡蛋。”田国雷说。“全是笨蛋,真正的‘笨蛋’,一个没有。”说完,田国雷哈哈大笑。

“鸡蛋没有办法造假的,吃不死人就行”

如果有消费者质疑笨鸡蛋的真伪,田国雷有自己的一套解释方法:如果鸡蛋黄是红色,就说鸡吃了高粱;蛋黄发白,就说鸡吃了麸子皮;蛋黄发黄,就说鸡吃了玉米棒子。

如果消费者问,散养的鸡为什么还喂饲料,田国雷的解释则是,鸡是散养的,如果鸡采食不够,就要给笨鸡补粮食,因为鸡吃不饱不下蛋。

“鸡蛋没有办法造假的,吃不死人就行。”田国雷向保证,不用担心。目前,“田老太”已经占据了聊城的鸡蛋市场,在德州市场与河北衡水市场销量也非常好。

田国雷给出示了一张价格表,这张价格表标明了鸡蛋包装之后的价格。

价格表显示的日期是2011年8月22日,内容从10枚装到100枚装的价格罗列,最低的是10枚装的土鸡蛋,供价8.2元、零售价9.5元,最高的是100枚装乌鸡蛋,供价83.5元、零售价96元。

鸡蛋属于新鲜食物,常温下保质期只有1个月,即便是在5摄氏度以下的环境,保质期也在50天以内。对此,田国雷则有自己的一套攻略。“一般是一个星期换一次标签。”田国雷说。他还当场拿出了“田老太”的合格证,实际上,换一次标签,就是更改一次生产日期。

即便是在包装之前,45斤装的鸡蛋在运输过程中,也难免会出现碰撞破损的情况,烂壳的鸡蛋时间长了会发出恶臭。田国雷的做法是,把烂壳发臭的鸡蛋挑拣出来,剩余的不影响包装。

田国雷告诉,精美包装的鸡蛋,是有明确的市场定位的。“够档次了,才有人买,有钱人才会买。”田国雷说。

畸形市场:真正的笨鸡蛋在市场无立足之地

在茌平县联华超市,“田老太”笨鸡蛋的摊位前,有不少人停留驻足。中国青年报问一位正在购买的老太太:“这和平常买的散装鸡蛋有什么区别吗?”

“都一个味儿,没什么区别,和我以前在自己家养的鸡下的蛋差别大了,没有那个新鲜味儿。”老太太说。

老太太之所以购买有包装的鸡蛋,是为了“好看”,因为,她下午要去探望住院的亲戚。其实,老太太经常在超市里买东西,她也知道,在这种地方买的都是好看的包装。

她告诉,要买到真正的笨鸡蛋,要到城南的一个小店里。“那里有专门的人到乡下去收笨鸡蛋。”老太太说。

按照老太太的指引,找到了“城南小店”的经营者李国(化名)。李国告诉,笨鸡蛋当日的售价是每个1.3元。

“你别看我这里没有包装,可比超市里卖的贵。”李国笑着说。

媒体调查市场土鸡蛋多来自鸡场商家卖包装牟一

李国告诉,他销售的笨鸡蛋都是从农村收上来的。李国的顾客大多都是回头客。“到我这里买鸡蛋的,给孕妇和小孩吃的比较多,一般人也不知道我的店,都是老顾客。”李国说。

茌平县任匠庄村的笨鸡养殖户李林成(音)告诉:“真正的笨鸡蛋个头比商品蛋的个头要小,而且是一头大,一头小。”李林成说,“散养的鸡吃的东西不一样,每个蛋的颜色也不一样。”李成林告诉,真正的笨鸡蛋,蛋黄比商品蛋的蛋黄要大,而且蛋清比较清澈。

在任匠庄的一片林子里,李林成养了1400多只鸡,目前下蛋的鸡有400多只。在他的养鸡场大门口,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用红色大字写着“刘大姐笨鸡蛋”。

刘大姐就是李林成的妻子刘桂青(音),刘桂青去茌平县电视台做广告的时候,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帮她给鸡蛋起了名字。

在这对老夫妻的分工中,刘桂青负责销售。刘桂青记得,前几年,她都是骑着电动三轮车,挂个扩音器去卖,扩音器里播放着录好的声音,“任匠笨鸡蛋”。

就是靠着走街串巷和扩音器,她的笨鸡蛋销路慢慢打开。夫妻二人决定,要想做大,必须得做广告。于是,他们花了2940元,在县电视台做了一个广告,形式是,“刘大姐笨鸡蛋向全县人民拜年”。

现在,他们每天能销售300个左右的笨鸡蛋,但是,“刘大姐笨鸡蛋”一直无法进入茌平的各个商场、超市。

“第一,没有正规品牌,第二,价格太高。”李林成说。李林成认为,虽然茌平县超市里笨鸡蛋的价格比他的低,包装也精美,但总有一天,消费者会认同他的真正的笨鸡蛋。而他要做的,就是赶快注册一个品牌。

“听说注册品牌可难了,得一年多的时间。”李林成最后说。

国家对笨鸡蛋没有标准

“对于笨鸡蛋,国家没有明确的杠杠。”茌平县工商局副局长于晓力说,“也就是国家没有明确的标准。”

于晓力认为,这令工商部门在执法过程中,没有明确的依据。于晓力说,在人们的意识中,笨鸡蛋就是散养的,没有喂养饲料的鸡下的蛋,在通常意义上可以称为笨鸡蛋。

对市场上出现的由粉蛋包装而成的笨鸡蛋,则只能先调查。“有虚假宣传的嫌疑。”于晓力说。他表示,工商部门监管的职责范围,是进入市场的商品必须有合法的来源。

“只有正规厂家生产的商品才能进入市场,工商部门只管途径。”于晓力说,“黑作坊生产的东西是不能进入市场的。”

于晓力提到,如果畜牧部门能给笨鸡蛋作一个明确的界定,对于市场的监管,会相对轻松一些。

茌平县畜牧局副局长于振洋告诉,畜牧部门的监管范围只局限于无公害绿色认证上,对于笨鸡蛋的界定,也没有明确的标准。

于振洋提到,真正的笨鸡蛋与普通鸡蛋相比,营养价值相差不是很大。笨鸡蛋的大小、颜色深浅不一, 不像市场上卖的普通鸡蛋,个头大,颜色也那么统一。于振洋说,笨鸡蛋口感比较香嫩,没有蛋腥味,普通鸡蛋口感就没这么好了。

2005年,茌平县笨鸡产业协会成立,于振洋当时任秘书长。按照那时的思路,为了发展笨鸡养殖行业,实施专业化生产,创品牌,建基地,实现产供销一体化经营。

于振洋记得,当时协会吸纳了一部分养殖户。“也签了一批养殖户,千只以上的有20户左右。”于振洋说,“但是后来发现,养殖户不大认可。”

好景不长,协会成立1年之后,不欢而散。总结解散的原因,于振洋认为,第一,市场上笨鸡蛋的销量不行;第二,在工业占优势的强县,老百姓选择打工的的机会比较多,不愿养鸡。

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虽然对笨鸡蛋的需求量大大增加,但是,业内人士称,真正的笨鸡蛋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不到万分之一。

三菱劲炫销量报价
蓝牙眼镜专卖店价格
口红橡皮擦报价

猜你喜欢